针刀培训


 
  回应人类的呼唤(一)

回应人类的呼唤(一)


报告文学:

回应人类的呼唤(一)  

 ——朱汉章和他的针刀医学

程树榛

 

 

[作者简介:程树榛,《人民文学》杂志原主编。本文曾发表在《人民文学》1999年第5期。]

 

  
东方医学的缺憾,西方医学的困惑,呼唤着新型医学的诞生

 

自从混沌初开,地球上有了人类以来,就存在着生老病死、不可逆转的自然法则。为了抗拒这种严峻的法则,人类在漫漫生命途程的生活实践中,不断地寻求着有效的方法和手法。于是,医学便应运而生。因为地球分成了东半球和西半球,于是,又产生了东方医学与西方医学。

中医学是东方医学的代表,它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博大而精深;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完整的体系,对保证我们的祖先和东方人类种族的繁衍与身体的健康,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据历史记载,中医产生形成于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当时诸子百家争鸣,学术空气活跃。但随着秦始皇统一天下,汉武帝的独尊儒术,儒学便成了东方文化的主流。儒学的创始人孔子的一系列著作,包括《十翼》即《周易大传》等形成了东方文化的庞大体系。这一体系的核心是东方哲学。东方哲学的思想模式是抽象思维,它把世界万事万物的属性抽象为阴阳两个方面;把它们之间的关系,用金、木、水、火、土来加以概括;他们的生成用数的概念来表达。比如说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都是一种抽象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几乎贯穿到东方文化的一切方面。而东方医学的代表中医学就是在这种抽象思维的文化气氛围中形成的。中医学的经典《黄帝内经》的成书年代,也就是东方文化体系形成的时代。因此,中医学是抽象思维的产物,中医学的理、法、方、药,处处都体现着抽象思维的特点,因而它的整个内容往往是不可捉摸的抽象描述。比如,中医在描述病因时说,一切疾病只有三大病因,即内因、外因、不内外因。内因指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外因指六淫之邪——风、寒、暑、湿、燥、火;不内外因指饮食、劳倦、跌打损伤。在说到病理时,同样是抽象描述。比如,诸风吊悬皆属于肝,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肝胃不和,心肾不交等。在诊断上则更加抽象了。如八纲辨证,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等。即使在治疗方法上,亦是抽象的,如疏肝理气,补土生金等。在药理上则尤为抽象,如四气五味,寒热温平等,不一而足。

现代科学往往很难理解和解释这些抽象概念,所以中医学常常被人认为不科学或只是民间经验医学,似乎难登大雅之堂。这当然是一种误解,其实,它是具有深刻的科学内涵的,只不过没有通过现代科学理论加以剖析和阐述罢了。

这是一种缺憾。怎么才能弥补呢?

那么只有求救于西方医学吗?

殊不知西方医学也面临着困惑。

西方医学形成于16世纪,那是文艺复兴的时代。其时,各种思想都很活跃。文化达到最高成就,其哲学理论体系开始形成。具有代表性的是其数理哲学。因为,这些哲学家本身都是自然科学家,如牛顿、伽利略、笛卡尔等。这一理论体系的典型特征是形象思维模式,这个思维方法直接影响到科学、文化、艺术、政治各方面,使西方文明得到空前的发展。在此历史背景下,西方医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体系。英国著名医学家哈维第一个发现了人的循环系统。此后,又相继发现了神经系统、淋巴系统、呼吸系统等,且形成了一整套治疗方法。如内科方面,盘尼西林发明的青霉素和激素的应用,形成了很强的治疗能力;外科麻醉技术的成功应用,使外科治疗获得长足的进展,由此奠定了西方医学的基础。几百年来,救死扶伤,成绩辉煌。

但是,西医在迅猛发展中,也暴露出许多难解的矛盾。如内科方面,抗菌素的长期广泛应用,其抗药性与日俱增,并发症越来越多;激素的副作用尤甚,已致某些西方病人达到“谈激素色变”的地步。与此同时,人们还逐渐发现,化学药品所带来的后遗症更是后患无穷。在外科方面,近百年来虽然发展很快,如脑外科,心外科、肝脏手术等禁区均被突破,但其后遗症和并发症尤其严重,据统计,其比例已达到78%,以致许多病人拒绝外科手术。因为现代文明的发展,人类对健与美并重,不仅要求治愈疾病,而且希望不存在任何后患,甚至是不留痕迹,形美如初。

现实给西医留下了巨大的难题。于是,西方医学家们在努力探索。他们已认识到,人类治病手段应以物理疗法为主,尽量避免使用化学药品。应该说其方向是对的,但收效甚微。因此,西医在“困惑”中彷徨。

面对中医的缺憾,西医的困惑,医学向何处去?

人类在呼唤着新的医学。朱汉章和他的针刀医学便应运而生了。本文就是要把这位医学界的历史性人物隆重地推出……

 
版权所有:北京汉章针刀医学研究院培训学校  京ICP备19014186号
咨询电话:400-6666-810 / 010-80725466 /80725478 / 52573160     传真:010-64124241  Email:790855106@qq.com
地址:北京针刀总医院内(昌平区天通苑西三区26号楼16门) 邮编:10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