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刀培训
 
 您现在的位置: 针刀培训|小针刀培训|北京汉章针刀医学研究院培训学校 >> 针刀医学 >> 针刀医学发展方向 >> 正文
 最新针刀医学发展方向
 推荐针刀医学发展方向
 针刀医学发展方向

浅谈针刀医学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作者:佚名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11:00:06 【字体:

江苏省泰兴市小针刀疗法专科医院 陈贵斌
浅谈针刀医学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对针刀医学的某些见解和建议

江苏省泰兴市小针刀疗法专科医院     陈贵斌

    朱汉章老师发明的小针刀疗法到针刀医学,已走过三十年历程。三十年坎坎坷坷,三十年风风雨雨,三十年丰功伟绩!三十年惊天动地!三十年来朱老师培育了多少针刀弟子,为人类,为广大的老百姓,解除了多少疼痛的折磨!挽救了多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其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无可估量!遗憾的是,朱老师尚未完成他既定的针刀医学的宏伟目标,就因劳累过度,突然离我们撒手西去!怎能不令针刀弟子们伤心流泪,捶胸顿足!“好人自有好报”,为什么不在朱老师身上应验?
    面对此等残酷的打击,针刀医学向何处去?这一关键的话题摆在了针刀弟子们面前!“继承朱老师的遗志,完成老师未完成的事业,将针刀医学进一步弘扬光大!”针刀弟子们的锵锵誓言,足以能告慰朱老师在天之灵!
    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分会,世界中医药联合会针刀医学专业委员会和北京汉章针刀医学研究院的领导们,老师们还在稳稳的握住舵把,把握航向,领导着全国千万针刀弟子,为了弘扬针刀医学,还在进一步的,一如既往的努力工作着,包括向形形色色的诬蔑,攻击朱老师和他的针刀医学的人和事,作毫不留情的批驳!
    在全国数万针刀大军,轰轰烈烈开展针刀医学的同时,我们通过十七年近三十万人次的单纯针刀临床治疗观察和多次全国性学术交流后总结研究发现,从全国针刀医学的发展形势看,我认为“成绩巨大,危机尚存”,现就以下几个方面,谈谈我个人的粗浅看法和建议,仅供老师和同道们参考:
一、缺乏规范化的指导教材,对针刀适应症的病因病理认识,诊断方法,治疗手法,和针刀的作用机理等等,各持己见,自成一派,有的甚至进入了严重的误区!而规范化的教材并不是少数专家教授在办公室里编出来的,要深入基层,结合临床,去伪存真,取长补短。朱汉章,庞继光,田纪钧等等老师的著作很有见地,体现了很高的学术水平,有非常高的临床指导价值。而空洞的理论,虚幻的见解和病名(确实有些病名是被杜撰出来的)。“唯我独能”的,高风险的,违背常理的针刀手法不宜出现在教材中(经常听到来自全国各个针刀培训班的针刀学员发自他们内心的感叹:学习班上,有时各个老师讲的理论观点,治疗方法都不相同,“舞台上的锣鼓各打各”,到头来是:一头雾水,一团乱麻,无所适从,无从下手。),否则将有“误人子弟”“造就肇事者”之嫌。
二、针刀疗法本来是普及型的,大众化的,一般执业医师包括乡村医生都能掌握其操作技能,它能治疗许多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但不是万能的,必须严格掌握适应症,但由于上述理论上的误区导致少数人把针刀疗法看作是万能的,并炒作得非常神秘,尖端,高不可攀,且带着极大的风险,让初学针刀者望而生畏,如学员基础又差,手法笨拙,更易导致各种医疗事故和医疗纠纷的出现,笔者常有耳闻。这不但造成了医生本身的重大经济和名誉损失,使这些针刀医生更束手束脚,甚至因噎废食!更严重诋毁了针刀疗法的良好声誉!甚至造成某些地区卫生部门明令禁止开展针刀疗法的非正常现象!严重影响了针刀医学的发展与弘扬!这种在培训和临床上的“鱼目混珠”现象,我们决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问!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我们要还针刀疗法的本来面目,维护和发展他的良好形象!
三、小针刀的设计,从长短,粗细到外形,非常合理,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真正达到既松解到位又安全有效的目的。发明者朱汉章先生可谓独具匠心!遗憾的是从周芳主任逝世后,现在针刀器械的发展,从材质,类型,和质量等一直停滞不前,没有改革和创新,已跟不上针刀医学的发展。另外,有些人为了某些特定病的治疗,对针刀作一些适当的改进,是一种创新,无可非议,但也有人为了某种个人目的,不计效果,脱离实际乱做“改良”,这种改头换面的“针刀怪胎”,只能强行将针刀导向歧途!
四、真正的针刀疗法,应该是单纯的原汁原味的针刀治疗,辅以封闭,推拿,牵引,外敷和内服止痛药的针刀治疗只能说是综合疗法,有的甚至以“综合为主,针刀为辅”,以近期疗效和提高收费标准为治疗目的,在临床上象征性的摆弄一下针刀,就算完成了针刀手术,其实是歪曲和埋没了针刀的神奇功效!是“拉大旗作虎皮”的“伪针刀”!当然,某些早期软组织损伤所致的无菌性炎症,在针刀准确到达病变部位,完成恰当的内手法后,再加用适当的封闭和手法会相得益彰,促进无菌性炎症消退和疼痛迅速减轻。
五、关于“软组织损伤和无菌性炎症”的理论,早在三十年之前朱汉章老师就已在他的小针刀疗法初级教材里于以确定,当时有无其他人提出同样的理论,他未必知道,诬蔑他‘剽窃软外理论’,纯属子虚乌有!出于伟大学者的宽宏大量,朱老师一改软伤理论为‘力平衡理论’,为的是避免在“谁发现了新大陆”问题上与他人作不必要的、毫无意义的争论!(朱老师尸骨未寒有人还在继续对他的诅咒)。科学理论见解有时是许多人(甚至是平民)共同发现,社会共享,不一定都是某一个 “聪明绝顶”之人所发现,不管是谁发现都不重要,但都是对社会的重大贡献!再说,再好的理论如不能正确的指导临床,又有何意义?但朱老师做到了这一点,软外理论正确的指导了针刀疗法,取得了神奇的疗效,真正做到了“方便、快捷、安全、有效”,而且,痛苦小,深受广大患者欢迎!他对人类医学科学作出了巨大贡献!何来“残忍”,“伪科学”之说?

六、关于现在把针刀医学归属于中医还是西医范畴?是“中医微创”还是“闭合性手术”?的提法,现在在针刀医学界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争议较大,我认为将针刀疗法归于中医范畴,显得人性化,温和化,具体化,非常合理和恰如其分,淡化了“刀”和“手术”的含义,也减轻了患者的恐惧心理,但也可能会带来一些误解。现在的世界医学西医占主导地位,假如归了中医,会不会影响针刀医学的发展?有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七、关于“针刀医学”和“小针刀疗法”的概念见解。笔者认为,前者为后者的升华,前者是以针刀为主,集教学,科研和临床为一体的综合性学科,其临床内容涵盖针刀疗法,以及由针刀衍生和改进的各种针和刀,所治疗的包括软组织损伤所致的颈肩腰腿痛,部分内科病,妇科病,心血管病,皮肤病,肥胖症,及内分泌疾病等适应症。而针刀疗法,只是一种治疗方法,称谓较为狭隘,朱老师确立的"针刀医学”,从发展的眼光看,其思维很具前瞻性,科学性。从“小针刀疗法研究会”,“小针刀疗法专业委员会”,到“针刀医学会”的发展历程,足以能证明朱老师为发展针刀医学的良苦用心和博大精深的学者风采!
八、针灸与针刀疗法的有机结合,是一个创新,针刀能解决许多针灸不能解决的问题,但不能完全替代针灸。针灸疗法是中医理论指导下的“辩证施治,循经取穴”,以“泻”或“补”的手法,达到舒筋活络,理气行气,活血散瘀,调和阴阳的功效;而针刀疗法则是针对慢性损伤的软组织,行松解剥离,使其机化粘连的,反复出现炎性反应的病变组织,改善血液循环,恢复正常组织形态,(当然也同样发挥了针灸所产生的作用),两者有其共同点和不同点。我们常用针刀循经取穴(穴位附近的骨面),治疗中风偏瘫,带状疱疹的早期和后遗症,以及慢性胆囊炎,胃炎等脊柱相关疾病,其效果远远优于针灸,但如果将针刀完全按针灸学的理论,行穴位治疗,我认为不妥,因穴位大多在骨缝骨孔间,粗大且带刃的针刀可能会伤及神经血管,酿成事故!我个人认为,针刀跟针灸从理论到治疗是绝对不同的两码事,绝不能移花接木,混为一谈!
九、针刀疗法的收费问题,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全国各地物价部门价格都不统一,也很难统一:以治疗点算?多少点医生可以随意决定,而且各治疗点的治疗难度也不相同;以病算?同样的病,有的复杂,有的简单;以部位算?概念更是含糊;各地和患者经济条件,城乡差别,等等都有不同,我认为,既要参考当地物价标准,又要充分考虑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更要考虑治疗效果,片面抬高收费价格,不顾对象,不问效果,将会严重影响治疗声誉,甚至诱发医疗纠纷,反而得不偿失。而有些高收入的白领阶层,收费低了,反而会使他看不起或不相信针刀疗法。所以,针刀疗法的收费恰当与否,与治疗效果一样,直接影响到针刀事业的发展。所以,在针刀临床上的收费问题,要在当地物价部门规定的价格内因人而异,因病而异。当然,最好还是敦促国家相关部门尽早制定全国统一的针刀收费标准。
十、针刀医学进入大学殿堂,是朱老师由来已久的愿望,此等愿望迟早会实现,但尚待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首先,规范化教材的编写并非易事,需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较长的时间。其次,据说国家对针刀疗法的“认证码”尚未确定。随着针刀医学的进一步发展,各级针刀分会的相继建立和蓬蓬勃勃的针刀学术活动,全国受益人群的日益增多,社会和经济效益的不断扩大,上述目的一定能达到!针刀医学工作者的专业职称评定和确认问题也会顺理成章的受到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的管理和认可。建议国家两个针刀医学会的领导和老师们,发扬“团结、民主”的团队精神,和“捍卫、弘扬、发展、提高”的战斗精神,带领全国针刀医学工种者,继承朱汉章老师的遗志,学习他诲人不倦的,毫无保留的,锲而不舍和谦虚谨慎的科学态度,为达到上述目标而一如既往的努力奋斗!
十一,建议完善和组建各级针刀医疗事故专家鉴定委员会,以指导全国针刀医生的执业行为和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现在各地的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可能对针刀不了解,不理解,可能会作出不利于针刀医生的,不公正的鉴定。
十二、建议进一步办好“针刀医学网”,更加活跃针刀医学论坛;继续办好针刀医学杂志等内部刊物,并进一步扩大征定面,全国针刀医生中定阅该杂志和上针刀医学网的人数还为数不多,至今还有相当多的人不知道朱老师已经和什么时候去世!足以能证明这一点!针刀医学前景广阔,前途无量!要加强针刀医学培训和科研力度,同时要规范全国针刀培训班,杜绝以营利为目的,乱办班,办乱班的混乱现象;加强北京针刀厂的质量管理,以前的针刀质量较差(刀刃不锋利是最大的弱点),如不加强管理,加之仿冒产品日益增多,势必有被挤垮的危险,不能不引起重视!另外,恕我直言,北京针刀总院过去在葛院长的领导下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但现在从管理,条件,人才和技术力量上,暂还达不到国家级的集教学,科研,培训和治疗为一体的指导性医院。敬请领导们于以重视。上述情况,有关领导可能早已知道,或正在完善,我也许是“杞人忧天”罢了!

        以上为个人见解,如有不同意见请保留或开展学术讨论,同时有些方面请有关老师和同道们不要对号入座,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本人决无对某人有贬低和攻击之意,“对事不对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为正常学术活动,会有益于针刀医学的发展与提高,敬请理解。

 
版权所有:北京汉章针刀医学研究院培训学校  京ICP备17002264号
咨询电话:400-6666-810 / 010-80725466 /80725478 / 52573160     传真:010-64124241  Email:790855106@qq.com
地址:北京针刀总医院内(昌平区天通苑西三区26号楼16门) 邮编:102218